手机版   |   最新资讯
您的当前位置:喜爱新闻网 > 文化底蕴 > 正文

能击败脱口秀的,只有口若悬河的说书人

来源:未知 编辑:admin 时间:2020-07-10 手机版

泫雅纹身,qq挖坑,洛克王国鸭吉吉

原创 白瑜彦 新周刊
哪些大众文化在过去盛极一时,在现代却成为小众艺术?
评书就是其中一种。当下的年轻人想象不到,在20世纪80年代,许多市级电台评书的播出量高达近40%-50%。
在每一天的茶余饭后,摇一把大葵扇,倚在微凉的晚风中打开收音机听“评书”——这是很多90后记忆中爷爷奶奶的身影。
吃饱喝足,抱着个小收音机听评书,最惬意不过了。/图虫创意
那也是一整个时代的背景。评书又称说书,因为很多时候都在“说”故事,每次结尾处的“且听下回分解”,与今天的电视剧在高潮处结束进度条,是一样的套路。
2018年,北京评书的非遗传承人单田芳老先生溘然长逝,许多学者认为这是说书时代的终结。诚然,当下再没有“凡有井水处,皆听单田芳”这种盛景,说书人的青黄不接,也导致评书这种古典文化走向式微。
单田芳老先生,曾经“每天都有一亿人听他讲故事”。
那么,这种古老的大众艺术,在娱乐时代就注定要消失殆尽吗?
说书人
曾是一座移动的野史馆
说书人曾是汇集民间高光的super star。
在旧时代的每一个说书人,都是观点鲜明的“自媒体人”。在街角随便摆个摊,就能赢得关注,吸粉数百,男性的刚与女性的柔都靠一张嘴来切换,情绪来了,能惹得哄堂大笑或者声泪俱下。
从小听到大的听众可能更意识不到,许多善恶观、正义感都是从说书人中来。这些艺术家凭着独特的市井气息,让很多小孩子在“道听途说”中,奇怪的知识点就增加了,还顺便培养了一批野史爱好者。
的确,古代的大众识字率低,阅读门槛过高,纸质书难以流行。但是听人说书就显得容易多了,但凡记得住主角,听得懂剧情,就能跟着身边的吃瓜群众一块以古喻今,针砭时事。
正因如此,说书人在长久的历史中都被尊称为“说书先生”。多少故事,都是以这种口口相传的方式来到今天。
说书人,在旧时是一座移动的野史馆。/图虫创意
而那些在书馆听过说书的人,会更怀念那个神奇的现场。评书表演艺术家连丽如就偏好书馆,不喜欢在广播里拿着书本念的方式,觉得说书“要满凭丹田气一口气说下来,一个半小时没有喘气的工夫”。她说《三国》,里面的诗词歌赋要倒背如流,才敢上台。
然而,以今天的角度来审视,会发现很多古代评书人就是那个旧时的“标题党”,喜欢给历史添油加醋,语不惊人死不休。
这也是为什么作家叶克飞认为,评书的时代在当下已经逝去。“评书这门艺术,自身就有问题。它脱胎于民间故事,本就参差。人物也难免脸谱化,每套书都少不了俊俏小白脸的少年英雄,少不了酒槽鼻子一肚子坏水专职搞笑的福将……”
那么评书在当代有尝试过“复兴”吗?也有,比如出现在电影《烈日灼心》与《大佛普拉斯》中的仿评书片段,让整个片子看起来有一种“民间寓言”式的节奏与神秘感,但这种艺术手法让说书变成无足轻重的陪衬。
听书类APP也算一种,但是光是“听”,说书人的情绪、表情、道具都只存在于听众的幻想中,很容易就开始走神。
可见,说书骤然断层的原因,是单一的视听效果或浅薄的知识量,都已经不能满足现代人的文化需求,评书需要更精益求精的艺术功底和文化底蕴。
一批古典自媒体人
正在风口上评史
评书人的消失,也跟当下这个“碎屏时代”有关,人们被大小荧幕勾了魂,古板的说书实在难以吸睛。
但有一些内容创作者,不想放弃对说书评史的探索。他们开始捣鼓一摞摞旧书,制作严肃有趣的长视频,想重现逝去的“说书时代”。

本文地址: http://www.xiaitu.com/wenhuadiyun/6740549.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!

喜爱新闻网 - 您喜欢和所爱的热点新闻资讯 http://www.xiaitu.com

本站所有文章均来自搜索引擎和其他站点公开内容,如有侵权或表述不当,请联系并标明身份和情况后立即删除,E-mail:ainba_cn@163.com
Copyright © 2018 喜爱新闻网 版权所有 手机版

Top